《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拼音方案的進化

  香港教育署語文教育學院中文系編著的《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粵語拼音方案(下稱「教院式」),是香港教育部門唯一承認的粵語拼音方案。 這套方案由誕生至今,也經過一些進化,使它趨向完善。

《同音字彙》時期

  這「教院式」系統,最早由余秉昭司鐸於1971年在所著的《同音字彙》使用。《同音字彙》中,規定粵音元音有【aa、a、a、e、i、o、oe、u、y】,另加兩個元音化子音【m、ng】;輔音有【b、d、dz、f、g、gw、h、j、k、kw、l、m、n、ng、o、p、s、t、ts、w】,其中【m、n、ng、p、t、k】除了作聲母外,亦可作韻尾。作者也特別說明,這方案不使用「c」或「ch」,而「衣、污、於」等字不單獨拼作「i、u、y」,應寫成【ji、wu、jy】。

  《同音字彙》中的拼寫方案,基本上與國際音標(寬式)對應得非常好。一般國際音標(寬式)中,與26個拉丁字母同形的,大都直接使用;與拉丁字母不同形的,就按日常習慣轉寫:〔〕寫作【a】,〔〕寫作【e】,〔〕寫作【o】, 〔〕寫作【oe】, 〔〕寫作【ng】。

  唯一要注意的是「長短a」:〔a〕及〔〕的轉寫。前者既自成韻母,如「鴉」〔a〕,亦可結合其他韻尾,成為一個韻母堛漸D要元音,如「拗」〔au〕、「罌」〔a〕;後者則只能與其他韻尾結成,成為韻母堛漸D要元音,如「歐」〔u〕、「鶯」〔〕,不可以自成韻母。《同音字彙》中規定,凡〔〕都一律寫作【a】。而〔a〕則在自成韻母時寫作【a】,與其他韻尾結合時寫作【aa】。這種規定可能是要突顯長短a的不同,以免初學者混淆。

  至於聲調方面,當時直接以「上平」、「上上」、「上去」(註1)等文字描敘出來,並沒使用數字代號。

語文教育學院時期

 

  《同音字彙》堛澈鱄竣霈蛂A既充分表現了它以國際音標為依據的特色,亦便於書寫和出版、排印,因此獲得學界和學者們的認同。1990年,香港教育署語文教育學院中文系(後來歸併作香港教育學院,成為它的一部份)出版的《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 亦採用這套方案,作為拼寫粵語的標準。

  在《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中,對《同音字彙》的拼寫作出了輕微的修訂。最主要的,是把聲調的標示方法,由原來的「上平」、「上上」、「上去」 、「下平」、「下上」、「下去」、「上入」、「中入」、「下入」,改為「1」、「2」、「3」、「4」、「5」、「6」、「7」、「8」、「9」數字標調。

  此外,由於單個「a」在沒有韻尾的情況下,必定是長音〔a〕;在有韻尾時,必定表示短音〔〕,因此《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取消了斜體「a」的寫法,把它併入正體「a」中,仍不會引起誤會。

  1994年,何國祥主編、香港教育署語文教育學院中文系出版的《常用字廣州話異讀分類整理》,亦採用這拼寫方案。

統一長音a拼寫時期

  直至2000年 ,數十位粵、港、澳的語言學者,把他們的粵語審音成果,出版成《廣州話正音字典》。這字典亦採用「教院式」方案。主編這些字典的學者詹伯慧指出,這套拼音方案 以國際音標為依據,集合一批香港語文學者訂定,多年來已為香港中、小學廣泛採用,為香港教師所熟悉。

  然而,在《廣州話正音字典》 中,對《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的拼寫方法,有一點輕微的修訂:就是統一長音〔a〕的拼寫方法,使它不論在自成韻母時,還是帶有韻尾時,均拼寫作【aa】。

  這個修訂,使本來不會發生誤會的「爸(ba)」、「媽(ma)」等字,都要拼寫作【baa】、【maa】。但這樣可以統一了〔a〕的表達方法,使拼寫的規則、它與國際音標的對應,更有系統、更為一致。對初學者來說更加方便。

  2002年出版的《廣州音北京音對應手冊》,2003年,由浸會大學中文系教授潘慧如等主編的《小學中文科常用字研究報告》、〈小學中文科常用字表〉及其網站,亦沿用這套拼寫方法。

註1:《同音字彙》媞晪@「上×」及「下×」等聲調,今慣稱「陰×」及「陽×」。如《同音字彙》堛滿u上平」、「 下上」,今分別稱作「陰平」、「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