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目前位置:中文輸入法世界輸入法介紹專家&中文輸入法

「快碼」─一種「好貓」式輸入法

黑 客

「快碼」是黑客碰到最奇的一個輸入法。它奇﹐不在於它的「快」﹔它奇﹐在於它的「碼」───編碼。把它命名為「快碼」﹐倒不如叫它「塊碼」來得更確切一點。若果說「倉頡」是個人電腦輸入法的開山祖師﹐「大易」「五筆」「鄭碼」「縱橫」「行列」等是名門大派﹐那麼﹐「快碼」算是江湖奇俠。

▽本事
老編上星期五交來「快碼」第五代﹐囑試用並寫一篇有關於它的報告﹐限令四天之內交稿。這類現炒現賣的報告﹐黑客也不是沒寫過。說真的﹐要了解一個輸入法﹐一般非花上三四天時間閱讀它的編碼法則和口訣﹐才能初步使用﹐否則只能根據產品說明書的內容﹐寫點浮光掠影的產品介紹﹐根本說不上是什麼「試用報告」。

本來﹐黑客心理上也準備交「行貨」的。但經過兩天的學習後﹐黑客不但可以初步了解「快碼」的編碼法則﹐還可以完成說明書上的全部練習﹐即算是初步掌握了這個輸入法。可見這種輸入法﹐也算得上「快」───最少在學習曲線上可以這麼說。

在打練習時﹐黑客無法達到梁先生稱的每分鐘四十字的水平﹐但練習中每個字都可以打出來。在這過程中﹐黑客只感覺到﹐若是字根諗熟﹐每分鐘打三十餘字是可以的。這速度已符合一般寫作之需求了。字根及編碼

「快碼」取英文鍵盤的四十三個鍵(英文字母鍵、字鍵及符號鍵全部用上)代表中文的三百七十七個字/字根﹐另外用兩個鍵作選字/功能鍵(圖一)。它的取碼法則很簡單﹕可左右分立的字﹐左邊部首取頭碼﹐右邊取頭、尾碼(即「首─首尾」)﹐其餘字一律取首尾碼(即「首─尾」)。
按三十五鍵取首尾碼﹐共可組合二零二五個字﹐即梁先生所稱的二千餘個常用中文字﹕按三十五鍵取首首尾碼﹐可組合九一一二五字。兩組組合可不重複編碼九三一五零字﹐與ISO10646的二二五一八個中文字約是四與一之比。在這個比率編碼下﹐「快碼」的重碼率據說明書稱是約百分之五﹐但若加用第一及第二選字鍵即時選字﹐重碼率可減至百分之一左右。

▽輔助工具
快碼的輔助工具很多﹐包括有「英打出中」、「同音互查」、「部首檢字」、「筆劃檢字」、「粵拼」、「百搭符」等等。它們都可以在「快碼」下直接使用﹐毋須切換。這些輔助工具﹐對大部分人來說(尤其是初學者)是很實用的﹐最少令他們有辦法「打出」想要的字來。

▽結語
「快碼」的奇﹐在於它選用的字根。如C鍵代表的字根是「成咸氏戊民瓦戈」等十一種筆形﹐D鍵代表「可句司勿勾勻勺」等十一種筆形﹐﹣(英文的HYPHEN)鍵代表「丙爾雨而酉西面甫兩」等十一種筆形。這些字根都是一塊一塊的﹐換句話說﹐使用這個方塊組合中文字時﹐有點像小學生玩的中文拼字方塊遊戲卡。當然﹐在實際使用的編碼中﹐並不是真的可以完全採用這種簡易的積木式拼砌方法﹐但從選定的字根可以看出﹐梁先生可謂獨闢蹊徑﹐很有個人見地。

以碼論碼﹐「快碼」的編碼法則並不完全科學。它有現行大部分輸入法的缺點───重複取碼。如「事」字取「十手」﹐兩碼重複取用一個豎劃。又例如﹐「遊」字取「也方了」﹐是把字的左邊部首定為「」。這違反了中國人寫字的筆順習慣。其實﹐這些都是第三代倉頡的後遺症。

不過﹐若以「黑貓白貓」的實用觀點而論﹐「快碼」加上它的輔助工具後﹐也算是一隻「好貓」。不管黑客在它的編碼方案中找到多少缺點﹐也不得不承認它的實用性。這個充滿實用主義的輸入法﹐看來與梁立人先生是本地人不無關係。

從「快碼」的四十七鍵編碼方案可以看到﹐梁先生並不期望它的使用者懂英文打字﹔從高頻字根的分布可以看到﹐梁先生並不計較「常用字根鍵應編排在左右手的中指或食指」這些理論。本地人哲學的最高境界是「行唔行得通」───「行得通」者﹐管它什麼法則﹐要之﹔「唔行得通」者﹐再好的理論都無用。僅是二千個常用字都以單鍵或二鍵輸入﹐已可抵銷大部分(如果不是完全的話)「單指打字」或「視覺打字」的不利因素。

以一切講求實際、講求快捷的本地人來說﹐學快碼會比學倉頡「實際」。若要推介﹐黑客認為﹐若排除通用性這項因素﹐那麼﹐家庭主婦、自僱人士﹐都很適合學習。

原載香港大公報1998年9月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