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目前位置:中文輸入法世界輸入法介紹專家&中文輸入法

為自己選擇一種健康的中文輸入法

劉 重 次

學習一種中文輸入法,是使用中文電腦所必備的基本條件。那麼,到底要學習那一種中文輸入法才好呢?相信,大家被這問題困擾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

假使不經過解析而任由各家各說各話的話,大家會很容易被片面的商業說詞所迷惑,任何一種輸入法都是將它最美好的一面呈現在你的眼前,等到你會發現它的缺點時,你已中毒太深,而無法自拔矣。我們無法讓每一個人都變成中文輸入法的專家,但是最基本的評估方法應該讓大家知道的。

評估考量
其實中文輸入法只是一種「方法」,它並不是「目的」。就如同我們從台灣要到高雄,坐甚麼交通工具去好呢?那就是我們所說的「方法」;我們要從台北到高雄的交通工具有很多種,從前沒有鐵公路時,只得坐船去,但有些人害怕暈船,只好用步行去,現在我們已有很多的方法,我們可以選擇坐飛機或開車去。

以前學輸入法,有人形容說:得先暈船才能上路,有部份的人學了一半就跳船了,還有更多的人一聽說:學輸入法得先暈船,全都給嚇跑了;他們就把「中文輸入法」與「暈船」聯想在一起。害的後來發明新輸入法的人,得先費一番口舌做「收驚」的工作。

今天倉頡法又公開推展「第五代倉頡」了,如果我沒會錯意的話,這也表示說:「第三代倉頡」即將被拖去解體了。只要問說第一代的倉頡法是否尚存在?你當然會明白;然而,今天還有很多的教學單位包括資訊界在內,還忙著指導學生學習「第三代倉頡」。難道說,打算讓這批學生與「第三代倉頡」共存亡嗎?

到底中文輸入法可不可以發展「代數」?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問題。為甚麼一種輸入法要分為好幾代呢?上一代到底出了甚麼差錯,有非改不可的必要呢?這些都應該有所交代才好,否則難以對得起他的愛用者。如果他已執意要改,大家也是拿他沒輒。難道還想拿「他的」第三代對抗「他的」第五代不成?

切入正題
談到這裡,我們不得不提出更嚴肅的問題來,甚麼樣的輸入法才是健康的中文輸入法呢?個人研究此問題已有二十幾年的時間,僅提出個人的一些看法,希望能夠因而引起各界的重視,也希望能夠拋磚引玉,而引起廣的討論。

我們要提倡的中文輸入法,是以不傷害到眼睛視力的健康為最大之前題。

凡是為了輸入一個字(含初學的階段),眼睛必需跑好幾個地方的輸入法,都會傷害到你的「眼睛視力」。其中又以「注音法」最為嚴重。請大家不妨試驗看看!

健康為重
「注音法」為輸入一個「字」,眼睛要跑多少個地方?從看稿、看鍵盤、看螢幕、看鍵盤、再看螢幕,總共要看幾個地方?僅僅為了一個「字」,眼睛就得跑那麼多地方,那麼一百個字、一千個字呢?眼球運動量過高時,很有可能會讓你的眼請「    」。

因此選字率高或眼睛必須老盯在螢幕上尋字的輸入法,都會傷害到眼睛健康的輸入法,不應該是我們所鼓勵的輸入方式。總之,凡是在作稿件輸入時,眼睛視線必須經常離開稿件的輸入法,都是有問題的,不論它是如何地易學易用。會傷害到我們「靈魂之窗」的輸入法,都不是我們所應推展的輸入法。

理想的中文輸入法的條件是甚麼呢?
(一) 使用鍵必需規範在二十六鍵之內:
提出此項條件,必然會有很多人提出意見,他們認為英文是英文,中文是中文,兩種語言不可混為一談,只要能夠在電腦上打出中文來就可以了。這種說法完全只站在暫時性的商業說詞,而不站在使用者長遠的利業著想。其實這個問題,已經討論了十幾年了,從十年前的大鍵盤、中鍵盤,到今天的標準鍵盤,我們更應該考慮未來的語言翻譯機,輕、薄、短、小的趨勢,這是我們所無法抗拒的趨勢。袖珍型英漢字典上面,大部份也僅有二十六個鍵可供使用。我們的輸入法是是必須要能運用於此類的科技產品,否則將來會被淘汰。假使我們推展一種輸入法超過二十六個鍵的,將來就無法使用於此類語言翻譯機。這僅是理由之一,其他的理由還很多,比較重要的有人體工學的問題、標點符號的問題與字典排“序”的問題。

已經相當普及化的英打習慣,僅用二十六鍵才順手,如果在輸入中文時,須用到四排鍵,當你按到最上面一排鍵時,經常會按錯鍵,錯誤率也會相對地提高。不但不習慣,也不合於人體工學的要求。

輸入中文,本來就應該考慮標點符號,否則豈不又回到八股文了。在標準鍵盤上,語言有語言鍵區,標點也有標點鍵區。如果中文輸入法的使用鍵超過了二十六個鍵時,勢必使用到原有的標點符號區或數目字區。那麼當我們用到中文的標點符號時,只好轉換或改變到別的鍵位,那是很麻煩的事。

談到排“序”的問題,早期從檢字法入手研究的人都知道,世界上也僅有兩種符號普遍被認同可以排“序”,一是數目字,另一就是ABCD。

我們早期研究檢字法時,那時候還沒有電腦,我們都是為了解決字典的排序與圖書的排序。因為從部首去找字,往往常發生找不到字的困擾,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有一些人開始研究中文的檢字法。在此領域裡,首推王雲五先生的四角號碼,陳舜齊先生的檢字法與黃克東教授等三人發明的三角碼法。全都是使用數目字的觀念來解決檢字法,期以解決字典的排序問題。

到了電腦時代的來臨,前有三角碼法,後有朱邦復先生的倉頡法。早期研究者都不敢越逾此範圍。也就是說,我們都不敢破壞輸入法必須具備排序功能,假使破壞了此項排序的功能時,會發生甚麼事呢?它的影響又如何呢?這個問題已足夠召開多次的研討會才能說得清楚。

簡單地說:使用四排鍵的方法,是不是理想的中文輸入法?道理已經是很明顯了。在這裡,我們要提倡的理想中文輸入法,它的使用鍵必須規範在二十六個字母鍵以內。至於是不是必須使用英文的標準鍵盤呢?此類問題早在十年前已充分討論過,結論是:我們別無選擇,這是科學也是趨勢。

(二) 必需能夠貫通繁、簡、日體字:
最近大家在討論的內碼,將含蓋各體字在內的新內碼。現在大部份所使用的內碼是BIG-5碼,它是依國家標準的「通用碼」修改而來的,以前我們所訂的國家標準碼被發現有重大的瑕疵,以致於必需再重新修正。其中關於「字集」的問題尤其嚴重,因為字集之不足,而造成莫大的損失。幾乎每部使用中文的電腦都必須造一大堆的字,而這些個人所造的字,也只能用於自己的電腦,譬如說:我們編輯一本書,書中引用到日本的某一書名是日本漢字,我們總不能替它改名,不改名就得造字才行得通,假使你想拿到另一台電腦去印出,你又必須在另一台的電腦上造字,並且還得修改內碼,才能印得出來。

又如現任財政部長王建薵緇藀r,坊間就是再差的字典,都可以找得到這個字,偏偏就在我們國家標準交換碼的字集裡硬是沒有,不知王部長有何感想?

另一個更重要的事實,就是大陸上有十幾億的人口,他們全都是使用簡體字,難道說我們還要繼續喊口號,想消滅他們的簡體字嗎?是甚麼時代了?在文化上與商業上總會有一天總要交流的,到了那一天到來時,請問各位:今天在台灣有幾個人能夠輸入簡體字的中文?如果在我們的電腦裡,根本沒有對方的資料,試問要如何與對方交流?又如果每一份資料全都得經過翻譯的話,我們又能夠做得了多少事?

現在坊間有些輸入法,運用於簡體字時,有些經常使用的常用字,竟全都絞在一塊,這樣的輸入法就無法貫通簡體字了。

(三) 必須是容易學習的:
只有容易學習的輸入法,才有可能達到普及化的功用。大家明知道使用注音法會傷害眼睛,為何卻又一再地使用注音法呢?因為有一些人已學過注音,不必再去上課或看書他就能夠馬上作輸入,速度雖然慢,卻能夠立竿見影。如果有另一種方法也能達成像注音一樣地不經學習,而又不傷眼睛的方法,我相信那一定是最容易普及的方法,只可惜目前尚未發現;其餘的方法,或多或少都必須透過學習的過程才能夠順暢地進入情況。為了不傷害到靈魂之窗,又要兼顧學習容易,只有在學習過程下功夫了;一般來說,只要能夠在一兩個小時之內完成教學,學員上完課之後不須再去背誦一些莫名其妙的「口訣」就能夠慢慢地解字的方法,都可以算是易學的方法。

(四) 輸入的速度必須能夠使得專業人員滿意的程度:
只有速度快,才能夠讓專業人員滿意的;要速度快,只有碼短且選字率低才是達到速度快的不二法門。如果再加上用鍵數少的話(例如二十六鍵)更能達成此目標。以一般的社論來作標準,每字的平均碼數在三碼以下,選字率又能低於百分之二的輸入法,較容易為專業人員所接受。否則就會很容易被淘汰。

(五)不易忘記:
不背就不易忘,有背必容易忘,這是必然的現象。我們必須考慮多種不同的使用者,有些使用者是主管人員必須經常出國旅行,一出門很可能就是三兩個月,你要如何也讓他使用這種輸入法?此類輸入法才能算是不易忘記的輸入法。否則學了又忘,忘了又學,豈不是等於白學?

一種中文輸入法必須先達成以上所說的五個要件,才能稱之為理想的中文輸入法,以上的要件是必需同時俱備的,而且是缺一而不可的。

如果有一種中文輸入法,能夠完全滿足以上所說的五項條件,那麼這種中文輸入法,就是我們夢寐以求的輸入法了,也就是突破現有瓶頸的中文輸入法。

語音輸入
至於語音輸入的可能性問題,我們尚不敢斷言重大突破的可能性會有多少,除了要考慮在做大量文件輸入時,用嘴巴唸將比用手按鍵容易疲憊,其結果也不見得比鍵盤輸入正確。且尚有諸多的瓶頸未能完全克服,例如個人元音的問題,每個人身上都得帶有他個人的元音卡,否則他就不能參加開會了,那是極為不方便的事。又如果剛好那一天他的聲音沙啞或是......。又如改錯的問題或遇人名、地名、公司名時又得回到用鍵盤操作輸入,最後又可能得到一個結論,何不整個回復到鍵盤的輸入?將語音輸入當作副體性配合。

明日中文輸入法
如果你要為你自己找一種健康的中文輸入法的話。在此建議你,只要用以上所提的五個條件去找,你一定可以找到你所希望的中文輸入法。如果有人對上述所說的五項標準不表贊同的話,也很希望能夠提出更合宜的標準來。好讓後來有志於發明中文輸入法的人,有所導循,此乃國家之幸,國人之福也。現今中文電腦與辦公室要自動化的最大瓶頸都是在「中文輸入法」。如果把這個瓶頸解開了,大家可以想像得到,其影響不僅深遠且浩瀚。

在香港不少人對於中文輸入法迷茫,筆者最為欣賞的專文是劉重次先生1990年12月在第三波上的此篇大作,佳作十年之後仍經得起考驗!筆者獲劉先生應允在「中文輸入法世界」刊載此佳作,先謝謝了!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