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目前位置:中文輸入法世界輸入法介紹專家&中文輸入法

introduce_article038.gif (1734 bytes)

作者:東方鍵

本文系由包括美國、新加坡、中國在內的多位專家合作寫成。署名“東方鍵”,意在強調東方文字主要還是要用“鍵盤”來輸入。

作者認為,當前,中國漢字輸入領域某些輿論中的愚昧偏見乃至奇談怪論,已形成了一種“科學污染”,有必要加以清理。本文以科學的常識和大量實例說明,電腦的“智能”並不萬能,認為任何“非鍵盤輸入法”都只能是輔助方法而不可能成為“方向”,同時,對當前某些輿論誤導的危害和原因予以剖析。

歡迎在國內外各種公眾媒體、專業媒體上連載、全部發表,或節選發表。

東方鍵

********************************************************************************************************



這是科學的春天。在我國電腦普及應用的大潮中,電腦、軟件、智能、多媒體、網際網絡等,已成為人們的日常話題。其中既有對電腦的鍾愛和熱望,也有對電腦的崇拜和迷信,時而還有對電腦的誤解和無知。這一切,交響成為一部我國信息時代的迎春曲。在其輝煌樂章的背景下,跳出幾個不諧的音符,甚至夾雜幾首五音不全的小調,本來並不奇怪。但是,當某些冠以科學名詞的奇談怪論,使我們的文化進步和科學事業面臨著環境污染,使我們的國人不知所措,甚至有可能被導入岐途時,我們似乎就不能不加以重視了。否則,長此以往,我相信純真善良的老百姓,就真的要被一些“高人”給唬住了,其子弟真的要被誤了。為此,我禁不住時時有些隨想。現在信筆寫來,但願我不是“說書的掉淚,替古人擔憂”。

雖然我明明知道這樣的信筆“隨想”,如在西方國家可能會被當作笑話,他們會認為我們閑著沒事幹,專愛用連篇廢話來討論一些莫明其妙的問題。可是,我們是初級階段嘛,反正有時間!既有必要,也有時間來研討一番。誰讓咱這十二億人使用漢字(對了,你要是主張廢除漢字,咱們另約專題討論不遲),誰讓咱們的電腦應用剛剛起步呢!

作者出身農村,雖也念了不少書,可總喜歡有話直說,也許有點土。在這堸菑@唱“智能化”的反調,給電腦“抹點黑”,僅作一家之言,供參考,供研討,供批評。

隨想之一:趙大爺買電腦為何不要鍵盤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趙大爺到中關村為孫子買電腦時,無論如何也不要鍵盤,說是為了省錢。當店主問他如何操作輸入時,這位65歲的老漢不經意地說,智能化嘛,“說話輸入”最方便,找人免費拷一個“語音”就是了,花錢買鍵盤,浪費!

免費拷貝軟件,在中國比向別人討一支煙抽還容易!我們自不必去討論他,更無意去非議他。真正值得“隨想”一下的,恐怕是“語音輸入取代鍵盤輸入”,經“廣而告之”竟演義成為“鍵盤過時”,甚至“電腦有智能,不需要鍵盤”的深層意味。

隨想之二:屏幕上的“飛機逝世”和“停車做愛”

轉入正題。漢字輸入電腦,按所用的設備劃分時,可以分為鍵盤輸入和非鍵盤輸入。非鍵盤輸入則主要是“語音輸入”和“手寫輸入”兩大類。目前,後兩者都可在某些場合供某些人試用,是有待發展完善,其實用性、科學性有待討論的漢字電腦輸入法。

新技術問世,是應當歡迎的!到底科學不科學,好用不好用,光寫文章討論,光聽“揚長避短”的廣告,都很難得出結論。最好的辦法是“親口嘗一嘗梨子的滋味”,親自用一用。

一些廠家和記者說:“語音輸入出現之後,鍵盤輸入過時了”。

姑且當真。先請你用“語音”輸入“外交理論”和“外焦媢遄邪楖捸A或看看,當你輸入“飛機失事”時,是不是“飛機逝世”顯示出來,或者用“語音”輸入“亂了綱常”時,會不會是“亂了肛腸”聞訊報到!感覺怎麼樣?

還有,如果你說得稍快一點,屏幕上滿天星斗,電腦消化不了時,那才真叫“亂了肛腸”呢!

不久前,一位朋友陳達先生在新加坡,用“語音”輸入兩句膾炙人口的詩:“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結果,屏幕上赫然出現“停車做愛”!除“停車愛二月”5個字外,其餘9個字全都不對!一時間成了Voice input(語音輸入)的大新聞!

隨想之三:漢字的特色與電腦的無奈

一些朋友雖然每天都說中國話,可惜對漢字知之甚少。

漢字作為記錄漢語的符號系統,其最大特點,是字數成千上萬,讀音卻只有400多種,加上聲調共1200來個,同音字非常之多。

例如在國家標準的6763個漢字中,讀YI音的字有112個:一以義意已議易藝宜依益移醫乙衣異伊亦遺億儀疑尾憶役譯毅抑誼矣椅溢逸艾倚夷蛇姨翼奕邑彝沂疫迤驛羿酏蟻裔……;讀LI音的字有79個:堬z力利立例離曆李粒黎禮璃麗勵隸厘厲吏哩犁嚦梨瀝荔莉栗漓籬痢鯉礫鋰蠡笠酈俐狸礪轢蒞……;讀JI音的字111個,讀ZHI音的字82個,讀SHI音的字71個……

在另一個GBK字集的21003個漢字中,同音字之多,應是以上統計數的3倍左右:讀YI音的字有326個,讀JI音的字有321個……。

同音字多的這一特點,使得漢語中有大量的同音、同調詞語。例如:堅固-兼顧;半導-半島-絆倒;複線-複現;副縣-富縣;技術-記述;記憶-計議-技藝;而同音近調者更是多不勝數:億元,藝員,議員,譯員,一員,一元,壹元,壹院,醫院,議院,遺願,意願,藝園,藝苑,已園,亦願……等等,這些都用“語音”輸入,怎能不錯誤百出呢?

作者跟電腦打交道20多年,據有限的知識,認為電腦真的沒有那麼“神”,它根本不可能僅憑“語音”把漢語的同音字、同音詞一個個區分開來!即使你把它們連在句子媄銦A動用一個“海量語料庫”作對照,也不靈!


至於中外的人名、地名、產品名稱、翻譯名詞、古文典籍,諸如層出不窮的因特、休斯、勞力士、萊溫斯基,米洛舍維奇;汗牛充棟的論語、水滸、洛神賦、資治通鑒、本草綱目,將這些用“語音”輸入時,其正確率有多高,你不難想象!

漢語是“字有限,語無邊”。據說電腦“記憶力”極強,非常“智能”,一旦“聽”過一遍,下次便可呼之即出。可是,你總不能花功夫把“所有的話”(標點符號也得念出來!)都事先教給電腦,而整天只說那些電腦已能“聽懂”的有限條詞句,例如:政府、記者、新華社訊、建設有中國特色……。

我們在對電腦的“崇拜”中,常常把它想象成“萬能之神”。甚至已有人說,不買現在的電腦了,要等一等,過兩年買一台“智能”電腦,用自己的大腦“思維”,直接“指揮”電腦,達到“想”什麼,屏幕上就出現什麼的水平!

這些朋友,一天到晚不動手,不動腦,只等電腦的“智能”代替自己的“低能”。可惜的是,多麼“智能”的電腦也畢竟不是人腦,它能“聽懂”事先教會的幾句話,決不等於能“聽懂”別的話,更不要說是所有的話。正如你不能因為一個人能跳2米高,就指望他能跳到月亮上一樣!

隨想之四:電腦不是百寶箱

只要設備正常,你對著麥克風說話念稿,屏幕上的確會出現字。可是會有多少正確呢?就算只錯10%,你要不要回來改?你真的要試一試,算一算,才能品嘗到那“梨子”的滋味啊!例如,我的一位香港朋友查理i張就嘗到過一種滋味
:他正在聚精會神地“語音輸入”時,太太把廚房的抽油煙機打開了,說時遲,那時快,屏幕上出現了五六行“嘟嘟嘟……”。

原來,應用這一方法,必得一人一個辦公室,否則怎能安靜?

再者,全國56個民族,東西南北中,有多少人能把普通話說得標準呢?在中國,大多數人說話都有口音!你要是感冒了,啞了嗓子,這錯誤率肯定更加可觀!

還有!你會不會遇到不認識的字?會不會把“樞紐”讀成“區紐”,把“臀部”讀成“殿部”,把“遷徙”讀成“遷徒”,把“赤裸裸”讀成“赤果果”?

我得先告訴你一個情況:我國大學生平均認識漢字3000來個,中文系學生認識4000來個,而國家標準漢字集有6763個漢字,GBK標準則有21003個漢字,可以說你多數都不認識,讀不出或讀不準音,你能“語音輸入”嗎?

電腦不是百寶箱!無論容量有多大,無論你事先預裝了多少“語料”,無論你訓練它多長時間,它也永遠不可能“預知”你明天要說什麼話,後天要寫哪些文章!

隨想之五:“豆腐渣文件”和摻了沙子的大米

中國最近出了個新詞,管質量差的工程叫“豆腐渣工程”。沿此,我們不妨把滿篇錯字、多字、漏字,卻顯示在屏幕上的文件,稱之為“豆腐渣文件”。

有人大力稱道“語音輸入”之快。可是,我注意到,他說的快,僅僅是指屏幕上“顯示”得快。電腦嘛,就其功能本身,顯示和打印都快得驚人。但如果你不計“質量”,只要顯得快,不怕錯得多,這既是不科學的,也是沒有任何實際意義的。你只要當過校對工,就不難知道,責任編輯校對改錯是多麼辛苦!

心理學家研究並做過試驗,在屏幕上每改一個字,就至少要花費輸入幾百個字的精力!一篇差錯率為10%的“豆腐渣文件”,就像1斤大米中摻有1兩的沙子一樣,你要一個個把沙粒撿出來,在它原來的“編輯位置”上,再用手工一個個地把沙子換成米粒,需要多少時間,效率有多高,你肯定不難想象!

在我們這個社會向文明邁進的過程中,“豆腐渣”事件屢暴新聞,本也難怪,可令人費解的是,總有人喜歡把各種“豆腐渣”炒得很有味道滿街叫賣,而毫不顧忌“料理後事”有多難!

“豆腐渣文件”從何而來?要不要追究“刑事”責任?想想看!

隨想之六:不得已而求其次的“寫文化”

無獨有偶,漢字“手寫”輸入問世後,國內又有人激動起來:“鍵盤輸入的時代過時了”,“寫的文化”將取代“鍵的文化”!

由於歷史的原因,中國不是按部就班,而是急匆匆地,一下子進入電腦時代的。這個時代來得太猛!我國社會的管理方式,人們原來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都在新舊交替之中,都將為之改觀。

在電腦科技的衝擊中,一部分人,特別是年輕人,緊緊跟了上來;另一部分人,主要是年齡偏大者,必然還會“穿著草鞋走在地毯上”,根本來不及學會用十個手指打鍵操作電腦,電腦卻已擺到面前。在這種情況下,與其說他們喜歡“寫”,不如說他們只能夠“寫”!他們只好以這種“不得已而求其次”的辦法,學一學、用一用由外國人發明的洋機器。我國一部分人,甚至一代人,不計成本,不管效率,“湊和著”用這種方式,也坐一坐信息時代的列車。這很正常,本也在情理之中。

問題不在於此。其嚴重性,甚至可怕性,在於已有相當力度的輿論說,向電腦堙尬g”,是個“方向”,並再一次預言“鍵盤過時”了。

我看,技術進步實在是難!人類文字的書寫工具,本來是按照刀刻、筆寫、按鍵這“三段論”的歷史發展規律不斷進步的。可好,你卻僅僅因為一部人“不得已而求其次”的需要,號召人們從“按鍵”的時代倒回“筆寫”的時代。為了使你的“理論”成立,你還要強拉硬扯地以拿筆“簽名”為例,來證明中國文化是“寫的文化”;還要文不對題地以用筆“寫賀年片”為例,來證明向電腦堙尬g”比打字來得“親切”;還要令人費解地以許多人喜歡書法這一現象,來證實向電腦堙尬g”字,是中國人用電腦的“方向”……,

真可謂雲天霧地,不一而足!

不錯,由於文化和歷史的原因,中國人比外國人更重視文字,文字在此以前,確實是“寫”出來的,“寫”也的確一直是中國人的“文化”。

當西方已進入“鍵”的文化,中國的文字技術,難道會因為部分人“趕不上形勢”,或有某種必要,就說他們喜歡沿用的舊有方式,是未來的“方向”嗎?

在電燈出現之後,仍有中國人在廟宇堣峊痍n場合點油燈。但我們不能因此就說中國是“油燈文化”,更不能說點油燈是“方向”,而不去大力提倡用電燈!

隨想之七:奧運會上中國人蒙羞的一幕

在發達國家,按鍵已經普遍地代替了手寫,在中國,按鍵也必將成為一種新的文化,取“寫文化”而代之。這是技術的進步,歷史的規律。

然而,任何進步都必然會遇到阻力。進步越快,粘滯力越大,按照流體力學公式計算的話,進步阻力的大小與速度的平方成正比!

一些朋友,自己因為可以令人諒解的種種原因進入不了“按鍵”的新時代,還要造出種種不著邊際的奇談怪論,來鼓勵號召大家一起往回走!這正好像是讓剪了“滿清辮子”的人再戴上長辮子假髮,裝扮成“遺老”一樣!你完全有權力和自由,到處炫耀自己蓄留“長辮子”的美觀優雅,以及“光大傳統”之功德,可你大概不該宣傳那是“發展方向”。否則,稍有科學頭腦的人,不是說你無知,就會懷疑你是“假髮商”!

儘管美國人、日本人都仍然喜歡請名人“簽名”,都仍然要用筆給親友“寫賀年片”,也有一些人喜歡中外書法(你可不要認為ABCD就沒有書法!),但在那堙A早已是鍵盤的時代了。這是不爭的事實!

15年來,由於政府的重視和大力支持,由於廣大科技工作者的奮發攻關,漢字像西文那樣快速而準確地輸入電腦,已獲得社會化的推廣。使用鍵盤輸入漢字,在全國的報業、出版業、辦公領域、教學科研、圖書情報以及通訊領域,獲得了極為廣泛的應用,這是一項奇跡!這一奇跡,不但使古老的漢字從時代的“死胡同”中沖了出來,獲得了新生,還使原以為在電腦時代,漢字定當廢除的洋大人們,驚異萬分!

這是一場真正的革命!這是中華文明進步的輝煌詩篇!是我國文字技術發展史上“其意義不亞於活字印刷術”的偉大成就!

漢字輸入電腦作為世人稱難的“瓶頸”,其難點和關鍵,決不是漢字“能不能”輸入,而是能否高效率、高質量地輸入並獲得社會化推廣!

因為,整字大鍵盤、電報碼、拼音、四角號碼、全筆畫碼,也都是可以輸入漢字的,只不過使用這類方法輸入漢字,是少、慢、差、費,都成不了“發展方向”。

眾所周知,讓漢字“起死回生”的關鍵技術,既不是“語音”,也不是“手寫”,而是數以千萬計的鍵盤,加上數以千萬計中國人的雙手,使用經科學設計的漢字編碼法!

現在,世界上已沒有人懷疑漢字可以暢行於信息社會了!這要不要向“鍵盤”致謝?你能說鍵盤輸入不是發展方向嗎?

在電腦時代,漢字的命運柳暗花明之後,我們不能忘記,歷史曾經記下的那令國人蒙羞的一幕:1984年美國洛杉磯奧運會期間,8月5日“法新社”報道說:“全世界報道奧運會的7000名記者中,只有中國人用手寫自己的報道!”

親愛的朋友,你真的不要搞錯呀!你難道以為:15年前的這篇“報道”,是洋大人在誇獎我們的“寫文化”,而不是在得意地嘲笑我們中國文字工具之落後嗎?

多一點常識和公心,你就不難知道,什麼是漢字輸入技術的方向!

隨想之八:買輛摩托車卻要推著走,何是“方向”?

對某些使用者來說,“寫”是可行的,必要的,可以理解的,那是少數人的“初級階段”,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權宜之計。他用筆“寫”了幾十年,一下子改用鍵盤來“寫”,其困難是不言而喻的。但這種方式,決不是中國人用電腦的“方向”!

不信,就請你試拿筆來,一筆一畫,寫小棗或核桃那麼大的字,看你一分鐘能寫幾個?建議你無論如何要親自試一試!否則你體會不深。

如果你是公司秘書或傳呼台的服務小姐,耳邊聽到客戶說了幾句話時,你能用“手寫輸入”,一筆一畫地同時寫出一串漢字嗎?

要知道,一般人書寫漢字的速度,是每分鐘10-20個。如果你要一筆一畫地寫舞、餐、蔡、鍵、攀、戇……這樣的字,一分鐘連10個都寫不來。可是用鍵盤來“寫”,就會快而準。據瞭解,使用在國內外應用最廣的五筆字型,包括指法訓練,學習一周,可達每分鐘40個字的及格水平,而打100字的人隨處可見。在有北京市公證部門監賽的98年京城大賽中,在“錯1罰5”這一嚴厲的評判規則下,冠軍獲得者輸入生稿(當天的大報社論)的速度,是每分鐘293個字,亞軍是每分鐘289個字。

而且,你也還是只有“親口吃一下”,才能嘗到“手寫”這只“梨子”的滋味。據我所知,當你“寫”的時候,也常常是“寫”一個字,有幾個字來“報到”,你勢必還要選一選,快就談不上了。當你為了求快,龍飛鳳舞一番的時候,電腦照樣也會“消化不良”而“亂了肛腸”,什麼都會出來!不信,你就試試!

速度和效率是信息時代的最高追求。坐在每秒計算億萬次的電腦前,你堅持要用手拿著筆,一畫一畫地“寫”,豈不像是“買一輛摩托車推著走”!朋友,你難道以為這樣做很“時髦”,是“方向”嗎?

你要是說,你是因為沒練過打鍵,不得已才向電腦堙尬g”,這就對了。你要說這是“方向”,那除了你自我安慰之外,說出去就只能誤人子弟!

隨想之九:淘汰不掉的鍵盤

真的,很害怕被誤解。我得反復強調,作者如此對“語音”和“手寫”大揭其“短”,不是說這些方法沒有優點,更不是說沒有人用它。我只是要強調:對漢字輸入來說,那決不是“方向”!因而絕對不會喧賓奪主一躍而成為主流,取鍵盤而代之!

本“隨想”開頭我們所說的那位可愛的趙大爺,後來非但不能免費“拷貝”到“語音”、“手寫”的軟件,還是花了100來元人民幣,買一個他原先認為多餘的鍵盤!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使用“語音”和“手寫”,必得另外增加價格並不便宜的軟件和設備!對原來的那個鍵盤來說,雖然你心有旁篤,另有所愛,你卻甩不掉它!它仍然要陪伴在側!因為輸入漢字只是一部分功能,還有很多的功能操作是非用鍵盤不可的!

鍵盤輸入,從來都可以兼容其它種輸入法。可是一有“非鍵盤輸入”法問世,就會有人“預言”:鍵盤過時了;就有人急不可待地要把鍵盤“掃入歷史的垃圾堆”!

我實在弄不懂,有些人為何對鍵盤如此深惡痛絕!是排外?還是對某個鍵盤輸入法有成見?或者是害怕你的十指“下海”走入“市場經濟”?

在電腦使用方面,要想人不“下崗”,十指就得“上崗”!何況研究已經證明,打鍵還是最直接的“指端按摩”,左右手互動交替,可以開發右腦,可以健身呢!

隨想之十:洋大人為何自己不用“語音輸入”

“多音節”的英語發音,比“單音節”的中文要複雜得多。

因而,英文單詞的讀音與26個字母對應的正確率,比漢語與漢字對應的正確率,要高得多,更適合“語音輸入”。可是,在西方國家率先發明“語音輸入”後,至今也未見到洋大人們把鍵盤扔到海堙A仍然是人人辦公桌上有一個,甚至好幾個鍵盤!

在美國,作者有一次看總統競選的電視實況轉播。即席演講者話音剛落,電視屏幕上就顯示出講話的全部正確英文,最多遲到2秒鐘!

對我來說,這無疑是一個令人振奮驚嘆的重大發現!彼一時也,我對美國的高科技、智能電腦,特別是“語音輸入”,簡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出於好奇,我找了一位洋博士請教:“話音剛落,文字就顯示無誤,這麼奇妙的‘語音輸入’功能,用的什麼軟件?”

那位電腦博士告訴我:“哪里是什麼語音輸入!這是一種縮寫速記”。他說,用PL代表please,用GV代表government,由專業人員快速打鍵輸入“縮寫”,再由軟件將“縮寫”翻譯成完整的單詞顯示出來,可以跟上說話的速度(行筆到此,有一閃念,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這老美的“縮寫速記”,倒很像是五筆字型的“詞語輸入”法:只打幾個偏旁部首,就可以輸入整條詞語。難怪有人說五筆字型的快手可以“同聲記錄”!)。

想想看,在發明“語音輸入”的老美那堙A連競選總統、國會辯論這樣最急切需要“同步記錄”的場合,“語音輸入”都排不上用場,也還得在鍵盤上“手工勞動”,對於我們讀音簡單的漢語、構形複雜的漢字,怎麼就能說“語音輸入是方向”而“鍵盤輸入過時”了呢?

問題還不止這些。平常的電腦操作,你用鍵盤。一旦要輸入漢字,再抄起另一套傢夥-麥克風或書寫板來操作一番。身處此種情景,不知道你是否感到彆扭或囉索!反正我相信,這情景還會給洋大人們一個印象:看看,多難受?漢字還是不行吧,早該廢除!

看來,在科學知識不普及的地方,愚昧和輕信就會泛濫成災!在缺乏科學常識的社群中,人們往往沒有基本立場,容易衝動,喜歡趕時髦。這些人士一旦激動起來,很快就背叛了他最質樸、最可貴的行為準則-實事求是,很快就忘記了他未被污染、因而也是最可貴的生活常識,而一躍變成“泡沫”科學的吹鼓手,或是替偽科學戰鬥的勇士。

隨想之十一:輿論宣傳不要“揚長避短”

我們的文化中,反復浸染著一些極“左”的成份,甚至在科學技術、飲食、醫藥等領域,也蓋莫能外。不是“右”到頭,就是“左”到家!擁護一個,就必得打倒一切,確確然不懂得多元共存、優勢互補、諧調有度才是大自然的“道”。

只要對“漢字輸入”這個涉及多學科的全新技術的歷史現狀,及其科學原理稍加研究,只要到報社、出版社,甚至傳呼台的錄入工作間呆上三分鐘,只要到世界級的公司辦公室、股市大廳走一走,你便不難發現,在對待鍵盤的態度上,某些朋友實在是偏見太多,誤解太深!

事實證明,某些朋友的即興“高論”或生花妙筆,諸如“鍵盤輸入的時代過去了”、“無鍵盤時代即將到來”等等,如果沒有某種商業動機的話,大概是因為他們對電腦過於迷信,對“智能”過於誇張。

科學的態度是實事求是。科學工作者和各種媒體,在介紹、推出一項技術或一個產品時,有義務有責任,同時把它的優缺點如實道來,不應該“揚長避短”,更不應該為了商業目的而誇大其辭,“唬”老百姓,讓善良也還並不富裕的民眾,花大把錢買一套“智能”,結果試用不了幾天,就不得不將“智能”和那個“方向”,一起扔進抽屜,“下崗”了事。

在國外購物,買了以後使用不滿意時,一律可換可退,這是一種商業文明。如果我們也照此“文明”一下,可以退掉試用不滿意的商品,我相信,那些對“產品”揚長避短,對“智能”言過其實,對“方向”言之鑿鑿的宣傳,自然而然就會少得多。

隨想之十二:多一道“手續”和多一套設備的比較

按字形向電腦輸入漢字,我們要比外國人多一道“手續”,這就是學習編碼,學習拆字。之所以要多這道“手續”,是因為人家是按一個鍵出一個字母,而我們的漢字“人口眾多”,要是一個鍵一個字的話,就得用成千上萬個鍵,造一個桌子那麼大的鍵盤!

編碼,拆字,這道“手續”,就有點像把漢字先變成“字母”,再由一個或幾個“字母”,拼合成一個漢字。這一過程中,漢字和英文的區別在於,人家的字母只有26個,清清楚楚,不多不少。而漢字的“字母”到底有多少,似乎誰也說不清,大多數設計者都把漢字的“零部件”(相當於“字母”),設計為100多個。

幸好,一種科學設計的編碼,是將構成全部漢字的100多個“零部件”,在字母鍵上合理分組,井然有序,便於記憶,中小學生半天便可以弄明白,練習三五天,均可達到熟練的程度,管你一勞永逸:“學一陣子,用一輩子”。

漢字的鍵盤輸入雖比輸入英文多了一道拆字的“手續”,卻比輸入英文和“手寫”省得多,快得多。這是因為,對於英文,必得把全部字母都按鍵才能輸入。而對於漢字,特別是複雜的漢字和詞(按照五筆字型的辦法),只須按前3個及最後一個部件就可以輸入了。如“攀”共有6塊,可只按“木乂乂手”4個鍵就能輸入無誤。

你還不難發現,鍵盤輸入時最多只取4碼的輸入,比“手寫”也是節省得多,快得多;按鍵只須4下,而手寫“攀”字,則要寫19個筆畫。更不要說還有詞語輸入。像“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的詞,用不著“寫”39個筆畫,也只須按4下鍵!這是手寫無論如何也不可相比的。

可見,輸入漢字多出的這道“手續”,除省錢之外,還能省時,總比用“語音輸入”和“手寫輸入”多出一套設備還費錢費時好。前者一旦學會,永遠輕鬆受益,快而準;後者則每天都要與“麥克風”、“書寫板”打交道,而其輸入效率和質量,都無法與鍵盤輸入相提並論。

隨想之十三:不要把編碼和指法混為一談

漢字輸入是個大學問,是中華文明能否融入世界文明的重要研究課題!因其難以突破,曾被國內外學術界稱之為“癌症”。作為中國人,作者認為對於“癌症”,需要“中西”兼治、洋為中用,需要研究合作,需要加強鍛練。

當前,要想同時滿足多層次、多場合、多種年齡用戶之需要,不但“鍵盤輸入”與“非鍵盤輸入”要各展所長,還可以將形碼、音碼、音形碼等,有機地“捆綁”在一個軟件中,形成一個“全面解決方案”。

在我們還沒來得及將漢字輸入技術大規模地納入中小學教育,使中小學生長大之後,自然而然地“不用學習”,便會用鍵盤輸入漢字之前,大批成年人都必需為練習指法“補課”,才能“輕鬆愉快”地輸入漢字。既然是“補課”,就常常會遇到沒時間、記憶力不好、手指不聽使喚等問題,這很正常,不奇怪。誰讓咱們小時候沒有電腦呢!

在中小學校堭迡雲q話,教漢語拼音,是語言文字的基礎工程,是十分必要的。如果我們讓孩子們在認字的同時,也學習向電腦輸入漢字的方法,特別是訓練指法,而不是等孩子們長大了,再為糾正“一指禪”去補課,那他們就更容易成為信息時代的人才!

就算“拆字”編碼不用學,只要用鍵盤,只要沒接受過正規訓練,只要改“一指禪”為十指打鍵,就必得進行長時間的指法練習,年齡越大越費時間!

只可惜很多朋友不明白這個道理,他們不但把學習編碼和練習指法混為一談,還束手靜待“智能輸入”的神話成為現實而夢想“一步到位”。

編碼學習與指法訓練,並不是一回事,二者不可混為一談。

解決漢字輸入,提高新一代人的就業素質以適應信息時代,其根本出路在於:從娃娃開始學習編碼,從娃娃開始訓練指法。

隨想之十四:“一指禪”和洋人也練指法

用十個指頭打鍵,我們和外國人完全一樣,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聽我說,這真的不是我們的“中國特色”。

在中國,人們常可見到一些人用一個食指按鍵,俗稱“一指禪”。我去過許多國家,確實沒見過一個人“一指禪”操作電腦。我敢說,靠“一指禪”操作電腦工作的人,在國外的公司堙A絕對地找不到飯吃!任何一個老闆也不會聘用“一指禪”!

可是當下,有不少朋友把十個指頭不“聽話”,打鍵進步慢,統統歸因於編碼(當然越好的編碼設計越有利於操作),說學習一種編碼,要兩三個月時間。這是既不科學,也不公道,更是誇張而有害的!因為洋大人們如不從小打鍵練習指法,長大了再去“補課”,照樣也會事倍功半,有時還得交幾百美元學費,練上一兩個月,才能讓十個指頭“聽話”。這跟“漢字”和“編碼”有何關係呢?

正如你只用一個小時時間,便能知道鋼琴的音位,卻並不等於你的十個指頭會彈鋼琴一樣,你不用太費力,一兩天便能學會將上萬個漢字編成唯一性很好的代碼,可誰也不能保證你馬上會快速輸入漢字。誰知道你的十個手指聽不聽話?

指法訓練,像其它許多技能技巧一樣,如果從小開始,一星期就能掌握,長大了再糾正“一指禪”,半個月也難得靈活自如。不信,請做一個簡單試驗:從今天起,你改用另一隻手握筆寫字,或改用另一隻手拿筷子夾菜吃飯,看看要達到運用自如的程度,是否容易!

隨想之十五:書寫方式的歷史性變革

漢字輸入電腦的困難,首先在於筆畫複雜,字數太多。洋人發明的26個字母鍵盤,無論如何也擺不下800來個構成漢字的“零部件”,更別說把幾萬個漢字直接擺上去了!(對了,你是不是想說,一個漢字一個鍵嘛!且慢!只要想一想你的“鍵盤”得多大,你就會明白,這個30年前就有人想出的“主意”根本不靈!)

於是,才有人煞費苦心,發明出這樣那樣的編碼方案,將組成漢字的字根、部件,科學合理地布局分配在26個字母鍵上,正如“日、月”構成“明”,“木、子”構成“李”一樣,在鍵盤上用漢字的“零部件”,以“搭積木”的方法“拼形組字”,就像用幾個英文字母組成英文單詞一樣。這時,電腦原裝的鍵盤便不必做任何改造。

某些人士很害怕“拆字”,討厭“拆字”。其實,只要你不用幾百上千個鍵的“整字大鍵盤”,當你根據字形輸入漢字時,漢字是非“拆”不可的!

實際上,你只要寫漢字,你就“拆”了漢字!因為你總是按筆順,一塊接一塊地“寫”,而不可能在“同一時刻”寫成漢字的全部筆畫!

把“寫”出“木”和“子”的過程,換成先按“木”鍵,再按“子”鍵的過程,同樣顯示出“李”字,這就是“換筆”。用這種方式,不管多麼複雜的字或有幾個字的詞,也都只須按4下鍵便可輸入。這是書寫方式有劃時代意義的巨大進步,是更好更快的“書寫”方式,習慣了,你就不願拿筆了。

例如:輸入“中華人民共和國”,你一共需要“寫”39個筆畫,可要用“鍵盤”輸入,只須按“口?人囗”4個鍵(轉碼者說明:這是原文GB碼中的第二鍵"企人旁",在BIG5碼中無此字,暫用"?"表示)有這樣快而省的辦法,你還願意拿筆“寫”嗎?

“換筆”用電腦“寫字”,其最大困難,是要熟記漢字的“零部件”在那個鍵上。漢字的100多個“零部件”安放在字母鍵上,就像是一個村子埵穔26家人,誰家埵酗偵礞H,誰是哪一家的人,你只要常去串門、聊天、打交道,用不上徹夜“修長城”的勁頭,要不了三五天,就算你智熵低點,閉著眼睛也能摸到。

隨想之十六:是漢字的無奈還是國人悲哀

實際上,在我國,漢字輸入技術的學習中,真正的問題,也許不是技術和“拆字”問題,可能是“文化”問題。

許多朋友,習慣了計劃經濟,幹什麼都沒有緊迫感,危機感。他老兄有大把的時間打牌、逛街、“修長城”、唱卡拉OK(作者也都喜歡!),可就是沒有兩三天時間“撥冗”學習一種編碼,更別說用一周半月的時間練習指法,使他那幾乎僵化的十個手指“聽話”,卻整天不顧漢字的特點去尋找“不學就會”、“不用記憶”、“出口成章”的輸入法。這些朋友在工作中,寧可用“一指禪”每月、每年付出“少慢差費”的代價,也不願“學一陣子,用一輩子”。一些人士直到“下崗”,才“突然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會,這與其說是漢字的無奈,不如說是國人的悲哀!

朋友,我知道你很忙!為工作、為生計、為老人、為孩子、為瀟灑走一回,全年奔忙很辛苦。可是,一年之中有120來天的休息日,你真的就擠不出3-5天練一練指法嗎?

啊,對了!你說沒電腦。那我建議你先買一個鍵盤或“鍵盤練習卡”,完全可以練好指法!一個差一點的真鍵盤50元錢即可買到,而一個鍵盤卡才5塊錢!相當一罐飲料!

問題恐怕既不是時間,也不是錢,而是你沒有壓力,沒有緊迫感!

兒女連心,那就為你的孩子想想吧!

隨想之十七:不信,咱們走著瞧!

可以肯定地說,像走路是人類最基本的運動方式一樣,用手打鍵,現在以及將來,一定是信息時代全世界,當然包括中國,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文字輸入方式,甚至,是相當一些人士的工作方式和謀生手段。鍵盤的壽命還有沒有500年並不重要,有實際意義的倒是,在今天的西方各國,在5年後的中國,你不會打鍵,便決乎找不到一份高雅的“白領”工作!不信,咱們走著瞧!

紐約上州New City的電腦博士Marty Jia告訴作者,他花了98美元買了一套英文的“語音輸入”軟件,安裝後鼓搗不到三天,一氣之下,就把文件殺掉,強迫它“下崗”了。這位洋博士感概地說:“我是照稿念,顯示和念的,還常常驢頭不對馬嘴,笑話百出。改來改去,比打鍵慢多了!不要說錯了50%以上,就算只錯10%,誰能受得了?”

不負責任地宣傳、提倡“方向”和“文化”,對社會,對公眾都只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一花獨放不是春。在現階段中,互有短長的多種輸入法,相輔相成,各領風騷,通過應用實踐優勝劣汰,才是科學的百花園。僅憑一孔之見,動輒宏論一番“鍵盤過時”,信手指引一個“發展方向”,不是激動盲從,就是浮淺偏見,甚至是為達到某種商業目的故弄玄虛。

作者斷言,中國的信息化社會到來之日,必是億萬青少年、特別是千百萬“白領”人士都會打鍵操作電腦的時候!絕對地,既不會是人人操著南腔北調,戴著一個小小的麥克風,在不允許有噪音的辦公室堙A對電腦說話的場面;同樣絕對地,也不會是人人手持一隻“筆”,在鍵盤旁邊另外挂接的“寫字板”上,奮筆疾書的景象!

也許,“過時”的恐怕不是鍵盤,而是某些人士的知識和觀念。

隨想之十八:“雞血療法”和“氧氣搖擺機”啟示錄


在中國,某些個“越是無知越膽大”的媒體,實在是太容易,也太喜歡“大躍進”了。1958年,人們爭著放“衛星”:一畝地能打出2萬斤小麥。一經登報廣播,就有人信!反倒是老實巴腳沒讀過書的農民不信。他們說:2萬斤小麥蒸成饅頭,可在一畝地娷\上一層,這不可能!

我們在馬路上,常可見到一大群閑人圍觀一宗行車事故。同樣,我們的輿論界,無論對什麼題目,只要有人點火,總有人加油,總有人起哄。1964年,說是從日本傳入,由某些媒體發動,在北京和全國,居然有所謂的“雞血療法”蔚然成風,就是一例。

事隔35年,作者對那時節的壯觀景象,依然記憶猶新:北京的名牌大學和機關大院堙A忽然間“洛陽雞貴”。不少人著魔似的,不管有病沒病,懷堜窱菗‾,天天跑衛生所,抽出雞血注射到自己身上,相信可以醫病增壽。於是乎京城校園,晝夜雞聲相聞,此起彼落,如歌如訴。

這是我國60年代的一個文化現象。既然是文化,它就不會只在一個方面表現出來。於是,我們有了近期同樣生動的例子:

1997年6月,作者專程到某省省會考察了那堛漱@種“搖擺機”傳銷的熱烈景象。其“理論”是:人活著離不開氧氣,用機器搖擺雙腳,可以吸氧,故叫“氧氣搖擺機”。經“高人”策劃,配上經絡穴位圖,挂上“高科技”最新科研成果的招牌,在全國傳銷,把現在500元到處可以買到的“搖擺機”,直炒得神乎其神,手拿3600元現金拼命擠,才能買到一台。

作者當時私下想,人們走路、吃飯、睡覺、寫字,都要呼吸氧氣。這“氧氣機”還大有開發前景!

3次親臨現場,不由你不信:親眼看到來自山東、山西、廣州、吉林的小車、大車,風雨無阻,一隊隊排在新技術開發區,有人演講,有人示範,車水馬龍,人聲鼎沸,全部現金交易!一天收入現金高達3000萬元,麻袋裝錢,好不興隆!直到把那座“開發區總部”大樓,活生生地兼並收購,挂上“氧氣機”總部的大牌子……

後來呢?據說,許多農民為了在傳銷中當總裁、主任,自己賣了房子、賣了牛,還讓親戚朋友們傾家蕩產……

遙遠的“雞血療法”和前年的“氧氣機”風波,今天看來,人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都被評價為愚不可及並當作笑料。然而,這些故事,決非杜撰,都實實在在地上演過,熱鬧過。

事情往往是當事者迷。因此,你能保證說,在當前“一切向錢看”的中國市場經濟大潮中,在今天的醫療、飲料、食品甚至高新技術領域,就沒有更“高”更“新”的手法和更生動的故事嗎?

愚昧無知,有時候使人們閉關自守、夜郎自大,有時候又使人們裹足不前、因循守舊。一些人一觸即發,盲目緊跟,全憑“路透社”消息辦事。這種現象,在現代文明和愚昧落後相互撞擊的高溫中,周期地一轟而起,一落千丈,難道不耐人尋味嗎?

隨想之十九:試“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漫無邊際地“隨想”,到這塈甯藒M有了感悟:兩種“非鍵盤輸入法”問世,都習慣地先將“鍵盤”攻擊一通,再聲稱自己是“方向”。

然而,一件事情總不能同時有幾個“方向”。於是,“語音輸入”和“手寫輸入”這兩個“方向”就必然成為一對矛盾。對於“鍵盤”來說,正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語音:我只要聽到說話,便能輸入,快得驚人!

手寫:我準確率比你高幾十倍!你專門製造“豆腐渣文件”!

語音:你一個字要寫十幾個,甚至二十多個筆畫,煩死了!

手寫:你聽到一個“音”要出來許多字,一句話有好幾個版本!

語音:你一筆一筆地寫,不能了草,寫一個看一下屏幕,搖頭蟲!

手寫:你要對電腦進行口音訓練,換人不認帳,有噪音不靈,不認識的字怎麼辦?

語音:你要增加一個“書寫板”,花錢多!

手寫:你少不了“麥克風”和軟件,能便宜?

語音:我不用拆字練指法,不用鍵盤!

手寫:我不用編碼學打鍵,也不用鍵盤!

語音:不對,你要編輯,打功能鍵,離不開鍵盤!

手寫:你也不對,你要改錯,也用功能鍵,離不開鍵盤!

語音:你頂多是某些人“不會打鍵求其次”的輔助方法,不是方向!

手寫:你才是玩著可以,實用不靈,你是方向才見鬼!

……

鍵盤:好了,好了,二位別吵了!常言道,理不辯不明,木不鑽不透,人貴有自知之明嘛!擺正位置和為貴,當個配角總比沒有角色好,爭來爭去,越描越醜。我看還是心平氣和,團結一致,各盡所能吧!至於誰是“方向”,爭也沒用,歷史自有公論!

這一幕,可謂是中國信息時代漢字電腦化中的“三國演義”。

這情景,叫人感概良多。在國外,有一個公認的游戲規則,那就是只講自己的好,不講別人的差,更不會指名道姓地進行“人身攻擊”。可我們則常常另有“特色”,無論什麼新的輸入法問世,首先對現已成為主流,且從不妄稱完美無缺的輸入法,點名來幾場“革命大批判”,先罵它個一無是處、狗血淋頭之後,便毫不客氣地宣布:我是“方向”,我是“至善至美”的理想……。

唉!“雞血療法”不是熱鬧了一陣子差點成為“方向”嗎?“氧氣搖擺機”不是聚斂了數以億元計的錢財嗎?可是,無情的歷史只能把它們載入現代“笑林廣記”!

隨想之二十:為了明天,把你的雙手放在鍵盤上

拋開一些人製造“鍵盤過時”論的原因和動機不管,說實話,練習用十個指頭打鍵,真的沒那麼可怕。中國人根本犯不著“談鍵色變”。你看看,全世界每年鍵盤的產量有幾千萬個,每個鍵盤都必然會有一雙手放在上面!你真的應該自信起來:為什麼外國人都會,獨我中國人不能?

細想起來,外國的某些產品和技術,有時候真像是150年前的鴉片煙:洋大人們自己不用,高價賣到中國。不但賺了中國人的錢,更麻醉了中國人的神經。滿足你一時之渴求,讓你一輩子付出代價。想一想,不學焉能有術,別指望電腦的“智能”代替你的大腦和雙手!掌握技能技巧,只能靠練,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著名作家徐遲和馬識途老先生,都以70歲以上的高齡,學會了鍵盤輸入漢字,以空前的效率完成了新的巨著,你有何難?

朋友,為了明天,為了漢字,請把你的雙手放在鍵盤上!

(東方鍵1999年3月於新加坡初稿,4月於紐約二稿,5月20日北京定稿)

********************************************************************************************************

《中文輸入法世界》轉載於漢易科技:
http://www.1han.com/hanease/wenzhai/keyboard.htm

********************************************************************************************************

李祥的話:近日網上遨遊收獲不少,見到多篇關於漢字輸入的佳作,此文刊登於漢易科技網站,由於寫明“歡迎在國內外各種公眾媒體、專業媒體上連載、全部發表,或節選發表。”故此作為第一篇貼出,作者是東方鍵,其知識淵博,文筆流暢、十分風趣、幽默“抵死”,是值得一讀的好文章,由本人轉為繁體Big5碼,供中文輸入法同好分享。


返回上頁